I`m fine,thank you.

今天是她的生日。
她是个可爱的小姑娘,像大多数小姑娘一样,天真单纯,如同阳光下一株不知险恶的小花。是被幸福浇灌长大的。热情地绽放着。
她会如她所愿,平安喜乐。

真冷啊。

一阵风毫无征兆地闯进来,你看她飞舞蹁跹,知道她的欢乐与忧伤,某个瞬间好像与她无限靠近。下一刻知道错觉是这样明显。
她也许是秋天里的最后一只白鹭吧,咔嚓作响的快门也留不住扑棱棱的翅羽,镜头里残苇与河水泛起的一圈圈的涟漪静默无言。
有时候觉得谁与我是有联系的,近得能触到彼此的心。然冰山经年不化偶尔也会产生错觉“啊我融化了”。冰还是冰,没有谁流下温热的眼泪。
捉不住猫咪的尾巴,逮不住的蚂蚱,风里雨里围巾拖长了下巴。这冰冷的人间,啊,冰冷的人间。真冷啊。
幻想哪里燃起一堆篝火,也许有谁坐在那里,“喏,给你留了个好位置。”

“会有人爱我吗?”我问,“不管我是怎样的泥泞、不堪,全心全意地爱我吗?”

有谁会穿过这凛冽的寒风来给我一个温暖的拥抱说一句嗨我找你好久啦呢?

自虐。

痛苦中诞生畸形的快意。

思考存在的意义。

© 触底反弹 | Powered by LOFTER